书农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夜的命名术 > 415、开战!

夜的命名术由书农小说(m.shunongxs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“庆尘,你在自己最艰难的日子里,是怎么走出来的?”秧秧坐在阿姆斯特尔河旁,感受着凛冽的寒风:“我租住你的房子后,在同学那里听到了很多有关你的故事。”
    “那些同学们都知道的苦难,想必还不是你人生中最苦难的事情,”秧秧平静说道:“所以我很好奇,按理说你应该是个心理偏激、愤世嫉俗的人,但其实你比我遇到过的大多数人都冷静,也并不具备反社会人格。”
    庆尘坐在阿姆斯特尔河畔的石头河堤上平静说道:“那段时光里我并没有走出来,而是它自己走过去的。”
    他继续说道:“哪怕是长大以后,我看到有人说起自己父亲时的自豪神色,都会忍不住的羡慕。所以我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冷静,只是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而已。”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造成阿姆斯特丹时间行者混乱的始作俑者,在搞完事情之后竟然来到了河边,欣赏着北欧的风景。
    秧秧气色红润了不少。。
    而卡布里则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裹得严严实实,内心疯狂挣扎着。
    他亲手使用斯巴达长矛把神代与鹿岛轰了个遍,也很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。
    那一刻,卡布里很想停手,但他只感觉自己身体不再属于自己,一种如规则般的力量束缚着他,然后抽空了他的精神力,把十八根斯巴达长矛全都飚射了出去。
    这会儿卡布里感觉自己很虚弱……
    搞完事情后,卡布里以为庆尘会躲起来等待事件发酵,却没想到对方竟如此淡定。
    这位黑人朋友在心中一直期盼着,赶紧有人发现这两个货,然后喊未来组织的W、麦克他们来把这俩人弄死!
    这样,他就能重获自由了!
    然而事与愿违,在庆尘控制卡布里轰炸了神代与鹿岛后,所有时间行者组织同时收拢了人手。
    没人继续将人手撒在阿姆斯特丹继续寻找庆尘,而是将人手聚集在一起,以防再次有人发动袭击,或者是对他们散布在外面的人逐一击破。
    所以,卡布里的希望落空了。
    庆尘如此大摇大摆的穿街过巷,都没人发现。
    某一刻,卡布里回忆着之前的事情,他们以为庆尘来阿姆斯特丹会在城里搞事情,结果对方去了巴伦支海。
    他们以为对方会出现在巴伦支海,结果对方去了格陵兰海域冲浪。
    这少年似乎把心理战给彻彻底底玩明白了,总是能牵着所有人的鼻子走!
    秧秧好奇道:“你用卡布里轰炸他们,最多就是让他们怀疑未来组织而已。卡布里是一张明牌,太明了,所以反而会有问题。”
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斯巴达长矛出自谁的手笔,所以大家反而会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    就算未来组织要暗杀他们,也应该更周密,更谨慎,更隐蔽。
    又或者是更加直接,让麦克直接出手,以雷霆万钧之势在最快的时间里,扫平神代、鹿岛。
    除非何今秋出手,不然的话麦克在北欧没有对手。
    现在庆尘这种做法,就让所有人感觉很粗劣,不上不下的。
    卡布里听了秧秧的话,心里说了声:“对啊!姑娘你说的太有道理了!”
    然而庆尘笑道:“不急,搅混水的过程才刚刚开始,从现在开始,需要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让他们无法保持冷静。只要他们始终无法冷静,就足够了。”
    秧秧歪着脑袋:“还有啊,这件事情里有个破绽,你假装了未来组织去袭击神代与鹿岛,但是你没有袭击九州。这样一来,所有人都会在想,是不是九州策反了卡布里之类的。”
    卡布里在他们身后也猛然反应过来:“对啊,姑娘说的太对了!”
    只是庆尘笑了笑说道:“这可不是破绽,何老板那么厉害的人物,不把他拉进局中怎么行?如果他们想要去针对九州,那才是刚刚好的。”
    卡布里震惊了,这货的心也太脏了吧,竟然连同胞都算计!
    其实也不是卡布里心理活动多,主要是他现在就只剩下心理活动了,其他的想干啥也干不了。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卡布里听到身边有皮鞋声从远到近,然后从他的身旁经过。
    卡布里看着那个修长挺拔的背影,拄着一根黑色权杖走到庆尘旁边,笑着说道:“果然是你搞的事情,但你能不能把九州也轰炸一下,现在所有人都怀疑我和未来组织,我是真的不想被剩下几个北欧国家也给禁止入境,不想大开杀戒啊。”
    此时此刻,唯独没有把人手收拢回去的,只剩下九州。
    庆尘看到正主找上门来有些尴尬:“哈哈哈哈哈,大家都是同胞,怎么能对同胞动手呢,中国人不打中国人。”
    卡布里暗自吐槽,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……
    何今秋笑道:“见过郑老板了吧,真是令人伤心啊,你不也是我九州的成员吗,为何出了事情不找我九州,却去找海外没什么根基的昆仑。这不是摆明了不信任九州吗?”
    庆尘更尴尬了:“何老板误会了,我就是不知道九州的电话,不然肯定打给你们了。”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何今秋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来这一趟也不是兴师问罪的,就是想给你说,在海外九州永远是所有中国公民的最好伙伴。你拿我引战也没有关系,大不了杀回国内,这种事情我也不是没干过。”
    庆尘知道这句话背后便是滔天的血腥气。
    网上有人说,九州数十名成员曾被未来组织困在中东,最后是何今秋在那里杀出了一条血路,紧接着又带更多人杀了回去。
    所有人都说这是传言,但庆尘认为这是真的。
    就在此时,何今秋看向秧秧好奇道: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加入九州?或许在里世界,胡氏情报机构可以与黑桃有更多的合作。”
    秧秧笑了笑:“好啊!”
    何今秋五味杂陈:“还真是跟这小子一个尿性,算了。”
    何老板说完便柱着黑色权杖离开了,看起来就像是一位真正的英伦绅士。
    秧秧看向庆尘:“接下来有什么计划?”
    庆尘想了想说道:“等风来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阿姆斯特丹的某处安全屋中,神代仓检查着屋中枪库里的所有枪械。
    一名下属站在他身后汇报道:“老板,确认了,九州确实没有被人袭击。”
    神代仓面色冷峻下来:“就算如此,也有可能是未来故意为之,让我们去怀疑九州。所以现在的事情,根本无法确认到底什么才是真相。”
    “那咱们怎么办?”
    “你亲自去一趟未来组织的总部,”神代仓说道:“此时不管是不是未来组织,我们首先要直面问题,让混乱先平息下来。所以我要你做的就一件事情,告诉未来,我们目前愿意相信卡布里所作所为跟他们没关系,希望彼此不要激化矛盾。”
    “可如果就是未来组织在搞事呢?”下属问道。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表态了,他们的人员调动还很诡异,那就说明真是他们的做的,我会派人去联系鹿岛与九州。”
    “九州?”下属黑川海斗疑惑道:“这不是我们的仇人吗。”
    神代仓冷笑:“如果没了神代和鹿岛,欧洲这里谁来和他一起牵制未来组织?何今秋不会看着我们全都被未来碾压的,如果欧洲只剩九州和未来,九州也扛不住了,有何今秋也不行。”
    “明白了,”黑川海斗说道:“我这就走一趟未来在阿姆斯特丹的总部。”
    神代仓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记得不要携带武器,这样才能表达出我们和平的诚意,也不要带太多随从,看起来像是去耀武扬威一样。”
    黑川海斗愣了一下,万一他这位神代组织的骨干去了,未来组织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干掉他怎么办?
    可是,神代仓的命令他不能不听。
    神代的安全屋,距离未来组织的总部有5公里。
    然而车刚开到半路,突然嘭的一声爆胎了。
    黑川海斗皱起眉头: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车上只有他和司机二人,司机赶忙下车说道:“长官,咱们这是新车,车胎不会有问题,肯定是被路上的什么钉子给扎了。”
    黑川海斗突然感觉有些不安:“那就赶紧换备胎。”
    坐在车上等待的时候,他越发的不安了,如果这里有狙击手,自己坐在车里岂不是被人当靶子打?
    黑川海斗想到这里推门下车,准备走到街边的中古店里等待备胎换好。
    不怪他谨慎,主要是这两天的气氛实在太紧张,他不得不谨慎一些。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刚刚下车时,一名年轻路人与他擦肩而过。
    那一瞬间的功夫,黑川海斗只觉得自己手腕上似乎缠上了什么东西,然后身体变的僵硬起来。
    下一秒,他眼睁睁的看到自己转过身去,对司机平静说道:“你在这里修车,我不能再等着了,自己走去未来的总部。”
    司机愕然:“长官,还有两公里呢。”
    黑川海斗听见‘自己’说道:“没关系,很近。”
    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,能够听到自己说什么,感觉到自己在干什么,可是身体却丝毫不受控制。
    宛如一具傀儡。
    黑川海斗恐惧了,他只觉得自己成了别人的提线木偶,极度恐惧,却无法呐喊。
    眼瞅着这位神代组织在欧洲的骨干,缓缓朝未来总部走去,当他来到对方的别墅前时,两名未来组织的安保人员将他拦下。
    “黑川海斗?你来做什么?”未来的安保人员问道。
    黑川海斗说道:“我代表神代组织,要见W或者麦克。”
    安保人员皱起眉头:“你突然要见两位老板有什么事情吗?”
    说话间,几人便要走上前来,率先对他进行搜身工作。
    然而这时,高大的白人W推门而出,挥散了那些安保人员来到黑川海斗面前:“我对神代组织近两天遭遇的事情表示遗憾,但我们未来组织也很想当面澄清一下,那件事情并不是我们做的,卡布里回到阿姆斯特丹之后,也并没有回归未来组织。如果可以的话,未来愿意给神代组织提供新的办公总部,以此来表达我们的诚意。”
    W将姿态做足了。
    因为他也很清楚这时候越混乱越不好。
    麦克作为A级高手,可以嚷嚷着正好将神代、鹿岛、九州一网打尽。
    但是W作为未来组织的领袖,要保持冷静。
    他知道,如果真的混乱起来,谁笑到最后还真不好说。
    这时,W真诚的看向黑川海斗。
    黑川海斗:“忒!”
    一口口水喷在了W的右眼眶上。
    W倒不是躲不开,主要也是真没想到黑川海斗会干这种事情……
    W慢条斯理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:“你们很生气我理解……”
    “忒!”
    W:“……”
    这时候,W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大喊:“麦克,不要动……”
    话音还未落地,却见那别墅的二层某扇窗户里,竟是有数十道红色射线从黑川海斗身上切割而过。
    硬生生将黑川海斗给杀掉了。
    未来总部本身就在闹市区,门口的游人熙熙攘攘。
    麦克这一出手,所有人都惊叫着四散逃离,没人注意到,还有一个奇怪的年轻人逃离时,嘴角含着笑意。
    W愤怒大喊:“这个时候怎么能杀掉他呢?!就算是做样子,也得放他回去啊!”
    麦克嚼着口香糖无所谓道:“杀了就杀了呗,神代组织在欧洲的力量不值一提,早晚都要扫平他们的。”
    W痛心疾首:“就算要杀,也得做好了计划将他们一锅端掉啊,这杀一个使者算怎么回事?!我们要做绅士,不要做穷凶极恶的歹徒!”
    麦克愣了一下: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    W回应道:“一个是当街与人斗殴,另一个则是表面笑嘻嘻,背地里却准备好了杀人全家,你说有没有区别?”
    麦克耸了耸肩膀:“好像确实是后一种更带感一些,我下次注意。”
    这时,黑川海斗的司机刚好修完车赶到这里,却亲眼看到麦克杀死黑川海斗的一幕。
    他坐在车里颤颤巍巍的打电话给神代仓:“老板,未来组织直接杀死了黑川长官……”
    电话里传来神代仓的咆哮声:“什么?!畜生!未来组织的这群畜生,果然是他们要宣战了!你赶紧回来……喂?!”
    司机还没来得及倒车,便已经被未来组织的暗桩给找到。
    这一次W没再犹豫,既然已经杀了第一个,那第二个留着也毫无意义:“杀了。”
    W看着黑川海斗的尸体叹息一声,他知道,从这一刻开始就算未来想不开战,都不行了。
    神代是个极其记仇的组织,对方的使者被杀死,必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    只是,W想不明白一件事情。
    他们来到阿姆斯特丹,明明是想看几个东方国度的时间行者组织相互厮杀,然后他们隔岸观火进行收割。
    怎么突然事情就变样了,反倒是他们最先被卷进斗争的漩涡中心?
    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
    W喃喃说道:“卡布里……关键点就在卡布里身上,找到卡布里说不定所有事情就水落石出了。”
    说完,他回头对别墅里那位黑人艾比说道:“艾比,我要你亲自带人去追查卡布里的下落。”
    艾比问道:“不用我参与战斗吗,今天麦克杀了黑川海斗,我感觉大战马上就要爆发了。”
    W摇摇头:“找卡布里是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我要知道,到底是谁在搞鬼。”
    他看向未来总部门前已经空空荡荡的街道。
    突然感觉这阿姆斯特丹的某个角落里,正躲藏着一位鬼神莫测的Joker,戏弄着、嘲笑着所有人。
    W看向麦克:“让你的人尽快把神代、鹿岛的安全屋监视好,对了,九州的也不要错过。”
    麦克眼睛一亮:“W,你终于要对他们开战了吗!”
    W想了想说道:“你要小心何今秋,千万不要让他靠近你,我总觉得这个人要比想象中更危险。我们当初在中东没能杀掉他,这次就不要让他跑掉了。”
    麦克笑道:“你终于不想继续隐藏了,放心吧,你我联手,整个欧洲都是我们的。”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下属说道:“老板,我们刚刚接到消息说,卡布里再次袭击了神代的安全屋……”
    W:“……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此时此刻,何今秋孤身一人站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座钟楼之上,笑吟吟的看着脚下热闹的城市。
    他的蓝牙耳机里响起九州成员的声音:“老板,未来和神代准备开战了。神代仓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未来组织这边,已经有上百名成员正从欧洲各地赶来,看样子,阿姆斯特丹会成为主战场。”
    何今秋笑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庆尘是怎么做到的,但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”
    “咱们现在怎么做?”九州成员问道。
    “什么都不做,你们把家看好,我要看看庆尘到底想怎么玩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五千字章节,晚上11点还有一章
    :

书农小说(m.shunongxs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shunong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