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农小说 > 历史军事 > 红色莫斯科 > 第1651章 夺取仓库(下)

红色莫斯科由书农小说(m.shunongxs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部队沿着街道朝着仓库方向走去时,叶戈尔和充当向导的哨兵肩并肩地走在一起。哨兵不知道桥头的守备班已经全军覆没,他是唯一的幸存者,还在喋喋不休地对叶戈尔说:“上尉先生,待会儿到了仓库后,您最好叫一名士兵陪我回去,免得我解释不清楚。”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叶戈尔大大咧咧地说:“等我们到了仓库,我就会立即派人送你回去,顺便帮你作证,说你不是擅离岗位,而是为我们充当向导。”
    见身边的“康拉德上尉”同意派人和自己一起回去,哨兵悬在心头的石头总算落地了。他便开始向对方介绍仓库里的情况:“仓库里原来有两个连的兵力看守,后来有人提出异议,在不会遭到俄国人攻击的地方,放这么多军队,就是一种浪费。于是仓库里的守军,就由两个连削减为一个排。”
    “什么,仓库里只有一个排的守军?”听到哨兵这么说,叶戈尔的心中不禁一阵狂喜,但在表面上,他却皱着眉头不悦地说:“仓库里那么多工作,能忙得过来吗?”
    “上尉先生,你有所不知,平时在仓库里负责把物资搬进搬出的都是俄国人。仓库里的守军,只需要监督俄国人工作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“都是俄国人?!”叶戈尔反问道:“难道你们不担心他们会搞破坏吗?”
    “您多虑了,上尉先生。”哨兵沾沾自喜地说:“我们的军队占领这座城市,已经整整两年了。任何对德意志有不良企图的人,早就在以前的清洗中被干掉了,剩下的人见势不妙,只能乖乖老实地为我们工作。况且这些在仓库里工作的俄国人,他们的家眷就住在仓库附近,若是想要搞什么破坏,就必须要好好地想想他们的家人。”
    对于哨兵的说法,叶戈尔心里是认同的。他觉得就算自己在仓库里工作,如果家眷就被安顿在仓库附近,自己肯定不敢轻举妄动,免得连累到家人。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仓库的守军,平时都住在什么地方吗?”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哨兵摇着头回答说:“我从来没来过仓库,不知道里面的布防情况如何。”
    听到哨兵说他不了解仓库里的布防情况,叶戈尔的心里不免失望。但他转念一想,仓库里只有一个排的守军,想必他们部署得应该很分散,自己只要派出相应的人手,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们。
    在哨兵的带领下,叶戈尔和他的连队终于来到了仓库。
    看到仓库的入口处,只有两名穿着军大衣的德国兵看守,他们身旁的沙袋工事里,是空无一人。见此情形,叶戈尔心里不禁感慨,这么大的一个物资转运仓库,德国人就只摆两个哨兵,负责看管仓库的指挥官,未免太掉以轻心了。
    看到一支朝自己所在的位置走过来,一名哨兵摘下跨在肩膀上的步枪,迎着走了过来:“你们是哪部分的,到这里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们是第198步兵师的,是奉命到这里接替防务的。”叶戈尔望着对方问道:“你们的军官在什么位置?”
    哨兵得知对方是来接替防务的,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:“你们是来接替防务的?那真是太好了,我们接下来就能好好地休息休息。”
    “士兵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叶戈尔见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,把脸一板,语气严厉地问:“指挥你们的军官在什么地方?”
    “他此刻应该在仓库的办公室里睡觉。”哨兵见叶戈尔发火了,连忙态度恭谨地回答说:“不光少尉住在那里,就连其他不值班的士兵,也在里面休息。”他讨好地问,“上尉先生,您应该知道,此刻虽说刚进入十月,但到了晚上,却冷得要命,所以大家都睡在屋里,免得被冻病了。”
    “来人啊。”叶戈尔搞清楚仓库守军都在什么位置之后,扭头叫过一名战士,吩咐他说:“你把向导送回去,并负责向他的指挥官报告,说他并没有擅离职守,而是为我们充当向导,引导我们到仓库这里来了。”
    那名战士听明白了叶戈尔的意思,送向导回去是假,回到桥头接应后面的部队是真。想清楚这个道理后,他连忙响亮地回答说:“明白了,上尉先生。我一定会将这位士兵安全地送回桥头,并向他的指挥官解释整件事。”
    等战士带走了向导后,叶戈尔扭头对那名哨兵说:“哨兵,带我去见你们的排长,我要亲自和他交接仓库里的防务。”
    “好的,上尉先生。”哨兵连忙打开了紧闭仓库大门,恭恭敬敬地请耶格尔和他的部下入内,同时陪着笑说:“我带您去见我们的少尉。”
    叶戈尔知道这座仓库的重要性,连忙安排了几名战士,和剩下的那名哨兵一道,负责在门口担任警戒。而不知道内情的哨兵,见新来的上尉居然安排这么多人和自己一起执勤,心里不禁暗自窃喜:既然有这么多人在门口看守,待会儿自己可以找个地方好好地睡一觉。等天明换班时,再出来也不迟。
    部队沿着街道朝着仓库方向走去时,叶戈尔和充当向导的哨兵肩并肩地走在一起。哨兵不知道桥头的守备班已经全军覆没,他是唯一的幸存者,还在喋喋不休地对叶戈尔说:“上尉先生,待会儿到了仓库后,您最好叫一名士兵陪我回去,免得我解释不清楚。”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叶戈尔大大咧咧地说:“等我们到了仓库,我就会立即派人送你回去,顺便帮你作证,说你不是擅离岗位,而是为我们充当向导。”
    见身边的“康拉德上尉”同意派人和自己一起回去,哨兵悬在心头的石头总算落地了。他便开始向对方介绍仓库里的情况:“仓库里原来有两个连的兵力看守,后来有人提出异议,在不会遭到俄国人攻击的地方,放这么多军队,就是一种浪费。于是仓库里的守军,就由两个连削减为一个排。”
    “什么,仓库里只有一个排的守军?”听到哨兵这么说,叶戈尔的心中不禁一阵狂喜,但在表面上,他却皱着眉头不悦地说:“仓库里那么多工作,能忙得过来吗?”
    “上尉先生,你有所不知,平时在仓库里负责把物资搬进搬出的都是俄国人。仓库里的守军,只需要监督俄国人工作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“都是俄国人?!”叶戈尔反问道:“难道你们不担心他们会搞破坏吗?”
    “您多虑了,上尉先生。”哨兵沾沾自喜地说:“我们的军队占领这座城市,已经整整两年了。任何对德意志有不良企图的人,早就在以前的清洗中被干掉了,剩下的人见势不妙,只能乖乖老实地为我们工作。况且这些在仓库里工作的俄国人,他们的家眷就住在仓库附近,若是想要搞什么破坏,就必须要好好地想想他们的家人。”
    对于哨兵的说法,叶戈尔心里是认同的。他觉得就算自己在仓库里工作,如果家眷就被安顿在仓库附近,自己肯定不敢轻举妄动,免得连累到家人。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仓库的守军,平时都住在什么地方吗?”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哨兵摇着头回答说:“我从来没来过仓库,不知道里面的布防情况如何。”
    听到哨兵说他不了解仓库里的布防情况,叶戈尔的心里不免失望。但他转念一想,仓库里只有一个排的守军,想必他们部署得应该很分散,自己只要派出相应的人手,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们。
    在哨兵的带领下,叶戈尔和他的连队终于来到了仓库。
    看到仓库的入口处,只有两名穿着军大衣的德国兵看守,他们身旁的沙袋工事里,是空无一人。见此情形,叶戈尔心里不禁感慨,这么大的一个物资转运仓库,德国人就只摆两个哨兵,负责看管仓库的指挥官,未免太掉以轻心了。
    看到一支朝自己所在的位置走过来,一名哨兵摘下跨在肩膀上的步枪,迎着走了过来:“你们是哪部分的,到这里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们是第198步兵师的,是奉命到这里接替防务的。”叶戈尔望着对方问道:“你们的军官在什么位置?”
    哨兵得知对方是来接替防务的,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:“你们是来接替防务的?那真是太好了,我们接下来就能好好地休息休息。”
    “士兵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叶戈尔见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,把脸一板,语气严厉地问:“指挥你们的军官在什么地方?”
    “他此刻应该在仓库的办公室里睡觉。”哨兵见叶戈尔发火了,连忙态度恭谨地回答说:“不光少尉住在那里,就连其他不值班的士兵,也在里面休息。”他讨好地问,“上尉先生,您应该知道,此刻虽说刚进入十月,但到了晚上,却冷得要命,所以大家都睡在屋里,免得被冻病了。”
    “来人啊。”叶戈尔搞清楚仓库守军都在什么位置之后,扭头叫过一名战士,吩咐他说:“你把向导送回去,并负责向他的指挥官报告,说他并没有擅离职守,而是为我们充当向导,引导我们到仓库这里来了。”
    那名战士听明白了叶戈尔的意思,送向导回去是假,回到桥头接应后面的部队是真。想清楚这个道理后,他连忙响亮地回答说:“明白了,上尉先生。我一定会将这位士兵安全地送回桥头,并向他的指挥官解释整件事。”
    等战士带走了向导后,叶戈尔扭头对那名哨兵说:“哨兵,带我去见你们的排长,我要亲自和他交接仓库里的防务。”
    “好的,上尉先生。”哨兵连忙打开了紧闭仓库大门,恭恭敬敬地请耶格尔和他的部下入内,同时陪着笑说:“我带您去见我们的少尉。”
    叶戈尔知道这座仓库的重要性,连忙安排了几名战士,和剩下的那名哨兵一道,负责在门口担任警戒。而不知道内情的哨兵,见新来的上尉居然安排这么多人和自己一起执勤,心里不禁暗自窃喜:既然有这么多人在门口看守,待会儿自己可以找个地方好好地睡一觉。等天明换班时,再出来也不迟。
    部队沿着街道朝着仓库方向走去时,叶戈尔和充当向导的哨兵肩并肩地走在一起。哨兵不知道桥头的守备班已经全军覆没,他是唯一的幸存者,还在喋喋不休地对叶戈尔说:“上尉先生,待会儿到了仓库后,您最好叫一名士兵陪我回去,免得我解释不清楚。”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叶戈尔大大咧咧地说:“等我们到了仓库,我就会立即派人送你回去,顺便帮你作证,说你不是擅离岗位,而是为我们充当向导。”
    见身边的“康拉德上尉”同意派人和自己一起回去,哨兵悬在心头的石头总算落地了。他便开始向对方介绍仓库里的情况:“仓库里原来有两个连的兵力看守,后来有人提出异议,在不会遭到俄国人攻击的地方,放这么多军队,就是一种浪费。于是仓库里的守军,就由两个连削减为一个排。”
    “什么,仓库里只有一个排的守军?”听到哨兵这么说,叶戈尔的心中不禁一阵狂喜,但在表面上,他却皱着眉头不悦地说:“仓库里那么多工作,能忙得过来吗?”
    “上尉先生,你有所不知,平时在仓库里负责把物资搬进搬出的都是俄国人。仓库里的守军,只需要监督俄国人工作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“都是俄国人?!”叶戈尔反问道:“难道你们不担心他们会搞破坏吗?”
    “您多虑了,上尉先生。”哨兵沾沾自喜地说:“我们的军队占领这座城市,已经整整两年了。任何对德意志有不良企图的人,早就在以前的清洗中被干掉了,剩下的人见势不妙,只能乖乖老实地为我们工作。况且这些在仓库里工作的俄国人,他们的家眷就住在仓库附近,若是想要搞什么破坏,就必须要好好地想想他们的家人。”
    对于哨兵的说法,叶戈尔心里是认同的。他觉得就算自己在仓库里工作,如果家眷就被安顿在仓库附近,自己肯定不敢轻举妄动,免得连累到家人。
    听到哨兵说他不了解仓库里的布防情况,叶戈尔的心里不免失望。但他转念一想,仓库里只有一个排的守军,想必他们部署得应该很分散,自己只要派出相应的人手,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们。
    chaptererror();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ddyueshu.com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dyueshu.com

书农小说(m.shunongxs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shunongxs.com